番茄粗眉毛

cp洁癖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的名】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小段子

在名取的记忆中,那是个蝉声微弱的夏天,说是夏天,却已经快入秋了。夏日的余热轻轻拍打着皮肤,辞去旧日的烦躁,一切都刚刚好。除了刚才听到除妖师们群聚的议论,他们聒噪的,事不关己的声音,都在传递同一个信息:的场门主遇袭了。

“好像快不行了。”

名取向来不喜欢打听他人的人情世故,但饶是他听到这句话,也停住了脚步。

怎么可能……

那个永远冷漠的笑着的,目中无人的的场静司,要死了?

没可能。这些除妖师总是喜欢在背后胡扯,也许就是表面对的场恭恭敬敬,私底下诅咒他吧。

“那个妖怪真厉害啊。”

“你说它会不会来报复我们啊。”

“都得到的场的右眼了还不够啊。妖怪真是贪得无厌的东西。”

人心向背也就是这样,接下来他们竟然开始对继任的场门主的人选进行了讨论。名取对这些不可能有兴趣。

去看看他吧。

于是他听见一个遥远的声音对他说。

最后名取周一是在的场家一个角落的房间找到的场静司的,门虚掩着,他看见的场静司半靠在床边。名取试着挑起嘴角走近他,“已经起不来了吗。”

“周一不适合这样笑。”

“……”

“没想到你还是来了,”的场对他笑笑:“以为躲到这里周一就不会找来了。”

“如果我不来,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死的。”语气刻薄到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的场叹了口气,也不恼:“周一,你已经可以保护你身边的人了,不需要再圆滑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我收回之前对你说的话。”

说什么保护身边的人啊,你这样躺在这里说这种话,是为了讽刺我的能力吗。

名取周一讨厌看见的场静司无畏的笑着,讨厌的场静司亲密的叫他周一,讨厌的场静司总是像个大人一样一本正经的讲道理。当然,最讨厌的就是的场静司总是一语中的,让他努力藏在面具下的东西……脆弱的不堪一击。

“本家那边,我也会帮忙的。”

的场感觉的到,名取吐出这几个字,都用了很大的力气。

名取周一总是说和的场所要走的路不同,也和夏目说的场家最令人讨厌,所以避开和的场一起行动的委托,也从来不在的场静司主持的除妖师的集会上出现。主动的提出帮忙,还真是意料外的事情。

周一什么时候能够坦率一点就好了。

然而的场忘记了自己曾经仰起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喃喃的说:“我是不会让的场家没落的。”

他忘了,有人却记得。

那样的夏天又过去了两次,三次。

恍惚间名取眼前浮现出故人的脸,的场静司仍靠着床上,带着他不曾见过的哀伤问他:“周一就没什么其它要说的吗……”

倘若名取知道自己在间隔着苍茫岁月后仍然会想起初见的场时他笑着叫自己的名字,那么他一定会告诉他。

名取没说话,的场似乎因为得到了答案而转过身不再看他,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还真是可惜,我啊,可是爱着周一呢。”

“好好的睡一觉,再见。”仿佛什么也没听见,名取走向门外,转头补充了一句,便合上门,隔绝了门内的视线。的场最后的话也被冰冷的拒绝,在空气中消散,再散。

“人有三样东西无法隐瞒,咳嗽,贫穷和爱。”想说什么的时候喉咙却干得像吞了刀片,痛的要命。

他始终无法当面对他说出来。

==================================

从BE三十题里面抠出来的【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写完发现对象搞错了2333啊不管了(躺倒)

周一也是傲娇到极致了吧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番茄粗眉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