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粗眉毛

cp洁癖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赤黄】memory(上)

小学生文笔注意

把魔爪伸向了赤黄qaq

HE

早上黄濑凉太是被阳光晃醒的,他缓缓的睁开眼,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但还尚有余温。他翻了个身,满足的看着站在窗前背对着他的背影。那是他的恋人,赤司征十郎。

真不愧是小赤司啊,只是站在那里就特别帅气!

“吵醒凉太了吗?”赤司转过头,看到床上自家恋人正盯着他的背影出神。

还未缓过来的黄濑看见赤司的眸子和自己对视,突然就红了脸,迅速蒙上被子,合上眼。心想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怎么可以让小赤司看到他痴汉的样子啦。

“凉太可以再睡一会呢,我去上班了。”

赤司的声音从被子外传来,黄濑也不说话,只是手似乎先于大脑的指令就伸了出去,最后紧紧抓住了赤司的手。

“凉太舍不得吗?毕竟凉太不用上班么,如果我不去工作,怎么养得起凉太呢?”

黄濑撅起嘴,不满的心想也不知道当时谁极力拦着自己不去上班的,明明就是你喜欢养着我好嘛!再说了,明明小赤司不去上班也能养得起他的说……

“明明就是小赤司舍不得我。”怎么说他之前也是个人见人爱被少女满街追的小模特呢。

“好吧好吧。”

被子被人拉开,赤司看着黄濑被憋的通红的脸终是没忍住,撩起人额前细碎的金发,小心翼翼的落下一吻。

黄濑不看他,催促道:“小赤司快去上班啦!”

赤司对恋人这种突然的害羞完全没办法,无奈的笑笑:“早餐在桌上。”又重新合上窗帘,还是希望他再睡一会呢。

赤司转身出房门,刚走几步,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身提高了音量:“记得吃药。”

“知道啦。”小赤司真是的,这种事每天都要提醒一遍嘛,自己又不是白痴,这点事还是记得住的。

脚步声逐渐消失,门锁落下的声音回荡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

视线下落的时候,不经意瞥到桌上的日历,今天是个被打上红圈圈的日子。

什么日子来着?

啊,差点忘记了,今天是小赤司的生日啊。

从刷牙到坐上餐桌的过程里黄濑脑海里过了一遍,最终决定还是买一个蛋糕给赤司庆生。

最后也没忘记吃药,毕竟药罐子上还被赤司贴了无数个提醒吃药的便利贴,想不注意到都难吧。

和赤司在一起之后黄濑就没有去工作了,被赤司养在郊区的别墅里,还是在半山腰,据说很适合养病。只是人烟罕至,赤司也对自己看的很紧,几乎不让他出去,除非是赤司陪同的情况。

自己是什么病自己也不清楚,就是总觉得体力不支,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赤司有告诉过他,只是专业名词也实在太难懂,费脑筋的事他想来不想去思考,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太多。赤司拿来药他就乖乖的吃,大概他的命就是靠药维续的吧。

当然也没忘了给小赤司买蛋糕这件事。

黄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最终脚不自觉的停在了一间蛋糕店前。

脑海中浮现出他和一个男人站在这家蛋糕店门口的情景,画面中他挎着男人的手臂,指着这间蛋糕店嚷嚷着说要吃蛋糕,男人无奈的弹了弹他的脑袋,任他把自己拉进了蛋糕店。

黄濑勾起了嘴角,心情忽然愉悦了起来。原来他和小赤司以前来过这里啊。

不知道有没有小赤司喜欢的口味呢。黄濑想着,丝毫没注意到有人正盯着他。

“你好,黄濑君。”

“小小小小黑子!你什么时候在的!”黄濑显然是被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小黑子这样的存在无论何时都会把人吓到啊。

“早就在你旁边了。”黑子吸了一口奶昔,无辜的望着他。

虽说被吓了一跳,但是见到黑子的黄濑还是很惊喜的。黄濑想了想,由于身体的原因,自己已经有两年没碰过篮球了,也和奇迹这群人极少碰面,说不想念是不可能的。

又像从前一样冲动的走向前抱住了矮了他好几个头的人。

“小黑子~好小只。”

“黄濑君还是没变啊……”黑子无奈的被迫接受被大型金毛犬紧抱着,话未落视线却落在了黄濑抽出来的手上。

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黄濑君,这是……”

“这个吗”,注意到黑子的视线落在自己手指上的这枚戒指上,黄濑抬手看着手上的戒指,一抹笑意缓缓爬上他的脸:“小赤司昨天对我求婚了。”

“你这么快,就忘记青峰君了吗?”

良久黑子吐出的这句话让黄濑又被吓得措手不及,他和小青峰并没有什么啊,怎么小黑子说的话就好像他和小青峰在一起过似的。

“黄濑君,不是讨厌赤司君吗!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黑子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连不擅长大声说话的他的音量都渐渐增大。直到手臂被身后的人拽住才没有让情绪爆发。

“黑子……”火神朝黑子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讨厌……小赤司?

他想去回想些什么来反驳黑子,却发现大脑里的记忆十分混乱,很多片段都不能被拼凑在一起,试图抽取其中的片段都是徒劳,最后乱成一团。

好痛。

黑子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赤司从外面进来了,他拉住黄濑的手,有些责怪却温柔的说道:“不是说不要随便跑出来吗。”

“对不起嘛小赤司,只是想给你买个蛋糕。”

“下次要出来就和我说,凉太现在和我回去。”赤司的语气很不悦,扫了黑子一眼,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如芒刺在背。

在赤司的催促下买了他最喜欢的口味,还没有好好和黑子告别就不由分说的被赤司扔上了车。

透过车窗,黄濑看见赤司和黑子像是正在交谈什么,并不像熟人之间的寒暄,并且没说几句就不欢而散。

黄濑望着回到车里的赤司,很想问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和小青峰的事。也想问问明明自己的病并没有严重到不能和外界接触,为什么赤司总是不让他出去。但是车内的气压低的可怕,黄濑终是没有开口。

火神搂着黑子的手紧了紧,而黑子站在原地,望着车子扬长而去的方向,悄悄握紧了拳头。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番茄粗眉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