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粗眉毛

cp洁癖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的名】斯德哥尔摩情人(一)

万万没想到我又是一个没忍住==

ooc是肯定的

已经连续下了几天的暴雨了,路面也是几天没有被蒸干的积水,雨滴砸在水洼里,激起层层涟漪。在车站等车的人们撑着伞,好像随时会有瓢泼大雨倾倒在他们头上。偶尔汽车驶过,溅起混合了泥土的水,躲闪不及的人失声尖叫,却只能对着远去的汽车暗自诅咒。

名取周一撑着伞,盯着前方的路心思却不在这上。或者说这一周他都很心不在焉,比如开车去公司时竟然会迷路,还差点撞上对面一辆公交车。再不然就是进行除妖任务时,往妖怪脸上贴了一张机票。

之后的事也差不多如此,做什么都像失了魂。

“喵……”

从路的一侧传来的叫声吸引了名取的注意力,他停了一下,最终回了头。

声音是从路边的废弃纸箱里发出来的,纸箱里有一只小奶猫,正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名取。

名取叹了口气,将伞放在地上,为箱子遮挡斜风细雨。

像同事富田春臣说的一样,他最近的状态糟糕到自己的生活都不能好好自理,还老是发什么善心呢?

想到这里,名取摇摇头,头也不回的走进雨幕里。

隐于暗处多时的男子看到这一幕,勾起了嘴角。

“好久不见了。”

“周,一,桑。”

走到门口天色已然昏暗,名取尝试在包里摸索着手机,随手按下一个键,屏幕亮起来的瞬间,名取捕捉到微小的动静。然而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夜色里的人就将他按倒在地。后脑剧烈钝痛,那个人的脸渐渐模糊。

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因为昏迷太久眼睛难以睁开,勉强睁开后环视四周还是一片昏暗。 空荡荡的胃给他带来的难受甚至比不上后脑的钝痛,然而潮湿的墙壁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却根本吐不出任何东西。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少天没吃饭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绑架,甚至不知道绑架他的人是谁。未知的东西是最可怕的,此时的名取最能体会。

接着从头上隔着天花板传来的竜窣声让名取绷紧了神经,是什么人?是绑架他的人,还是……救他的人?

竜窣声消失了,而声音传出来的地方出现了一丝光亮,名取紧盯着那束光,希望它不会转瞬即逝。

一块圆形的天花板被移走了,一个人从那里顺着梯子下来,抬手按下了灯的开关。

悬挂在天花板的灯突然亮起,并不刺眼的光让名取紧闭眼睛。

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下起码可以大概看清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然而这里空无一物。最后,游荡的视线牢牢的定格在废旧的铁门上。

“你看起来还很有精神啊。”这个人笑着凑近他,名取才看清他的脸。

太近了。

并不是他所认识的人,并且这个人的笑让他又是一阵反胃。

名取勉强抬起眼皮,视线与对方的相撞,并不知道这人的身份,避免冲撞,只能压着怒气,尽量用比较温和的声音道“你想怎样?”

“你想离开吗?”即使男人的话莫名其妙,名取还是呆呆的看着他,诚实的点了点头。

男人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扔给名取,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说:“用它去试试。”

名取狐疑的接过,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耍他,试一试总没有坏处,毕竟是他让自己这么干的,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说不定这个男人还会干出什么别的事情来。

钥匙插进锁孔,因为生锈而干涩的锁孔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然后,门竟然开了。

“在你走之前,能不能先抱抱我。”男人的声音毫无预警的从耳边传来,名取转过头看见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男人自顾自张开了双臂,名取叹了口气,终是走向前任这个人将自己抱在他的怀里。

“你已经失去机会了。”男人靠近名取的耳朵,轻声说道。

眼睁睁的看着他将钥匙扔在了门外,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你到底想做什么?”名取恼怒。 这个人的想法让人捉摸不透,因而让人恐惧。

男人没回答,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回头?”

男人没等名取答话,就抓住名取的肩膀,将他按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狠狠压了上来,用腿紧紧压着名取让他动惮不得。

后脑勺的撞击让名取再次感到头晕目眩。

“我叫的场静司,你呢?”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名取听见伏在他身上的男人的声音这样问。

……的场。

——————————————————

再这么下去周一迟早被撞傻2333

评论 ( 30 )
热度 ( 25 )
 

© 番茄粗眉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