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粗眉毛

cp洁癖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不逆不拆

【的名】所谓竹马

代入了某一时期的自己,虽然后来并不太好。

年轻真好啊(望天)

和名取周一确认关系的第三天,的场静司对于他的竹马一味的逃避态度有一点不爽——即使他知道名取只是不习惯他们从竹马到恋人的身份。

名取周一醒来的时候还没有阳光从天边透出来,只是听见微不可闻的关门声,对面的邻居又早起晨跑了吗。他伸出手摸到床边的手机,查看了时间——距离他设定的闹钟响起的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他按灭手机屏幕,翻个身,又进入梦乡。

“周一?”熟悉的声音把名取从睡梦中惊醒,而从视线模糊中恢复过来后一入眼就是的场静司放大了无数倍的脸。瞬间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完全清醒过来。

“……的场”

“你怎么在这?”茫然地抓了抓蓬乱的头发名取问道。

“你昨晚不是把钥匙给我了吗。”的场挑眉,目光移向桌上的钥匙圈。

我怎么觉得没这回事啊,不过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关于的场静司的事,从三天前就记得不真切了。记忆追溯到昨天,只记起来放学和的场同行时,被钟表店店员拉进店,参加了买一对表有折扣的促销活动,最后似乎买了一对情侣手表。

“……我先去刷牙。”跳下床,名取不看的场静司就转身出了房间,砰地一声关上门后才松了一口气。

啊。他和的场静司是恋人了吗?

乱七八糟的思绪填满了名取的脑子,双眼无神地啃着的场给他带来的早餐,完全没注意到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的的场。他看到名取嘴上沾了牛奶,就抽出了纸帮他擦。当的场用纸接触到名取嘴唇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名取顿时僵硬了,机械般的聚焦了视线。的场勉强挤出一个不似平时那么阴险的笑,示意名取自己擦。

的场静司告白后,名取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但是关系还是和之前差不多,没有什么情侣之间特殊的意味。他还是每天绕路送名取回家,一起吃拉面,连称呼也没有变。还是有很多暗恋名取的粉丝大胆的试图和的场认识,以便从他那得到有利的情报。这时候的场总是眯起眼,神情冷到极点,生人勿近的样子把女生吓得不敢靠近名取。总之,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关系。

“诶,名取君,那个每天都会和你一起来的男生是谁?介绍给我认识嘛。”全校唯一一个不对名取抱有“想当他女朋友”这种想法的女生前座西内由美突然转头问道。

“他天天摆出一副睥睨众生的样子,臭屁又让人讨厌,你喜欢他什么?”话全部说出口又看见西内由美震惊的表情后名取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虽然不能撤回但还是闭紧了嘴。激动过头了啊。

西内由美离开座位,在快要走远的时候又顿了顿,回头担心的看了眼名取。待到她的背影消失名取才慢慢松开拳头,垂下头才发现手心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

天色渐渐暗下来,而烟火快要放的时候,名取还在试图用手中的枪击爆气球,虽然他对后面的毛绒大熊奖品不感兴趣,但是好胜心被激起了。在无数次加钱却不成功后,名取长长的叹了口气。这种游戏果然不适合我……当他放下枪走向前面的章鱼丸子摊时,一旁倚在电线杆上的的场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直接走到靶子面前拿起枪,凭着直觉和敏锐,扣动扳机,咔嚓一声气球被击爆了。“年轻人,你很厉害哦。要不要再来一次呢,大叔可以免费哦!”守摊的中年大叔在把大熊递给的场时微微开口。刚才射击时那样的沉稳,胜券在握的样子,都不像这个年纪能够轻易做到的。

“谢谢,不过不用了,只是帮他完成他没能完成的而已。”

“啊!开始了!” 不远处的人群爆发出欢呼声,有几朵烟火在周围爆开,伴随着飘落下来的灰烬,天空突然明亮起来。名取悄悄低下头偷偷将视线转向因注视着烟火而仰起头的的场静司。

啊。

不小心和的场四目相对了。

“周一一直在看我?”的场挑起狡黠的笑容故意问。

“才没有好吧!的场静司你不要那么自作多情好不好。”名取觉得自己肯定是患了一种被的场静司一点就炸的病。

的场噗的笑出来,将名取拉离人群。

“周一总是在躲我呢。”收起了笑容,的场紧紧盯着名取。

名取不敢对上的场的视线,不能否认,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一直在反复思考他们的关系,最后终于得出结论:他无法处理好这些关系。索性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以逃避来掩饰自己。

只有面对名取周一的时候,的场静司才会无奈的叹气。“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如果周一的脑子突然无法运转了。”

名取当然要承认前半句让他颤抖了一下,但这不代表他没听见后半句。然而现在并不适合炸毛。

“是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名取不置可否的沉默了,再然后才点了点头。

双臂环过名取的腰将他拉入怀中,相似的瞳孔里满满的映着对方的脸。

“那就试试恋人的相处模式吧。”距离渐渐缩短,两人的气息紧紧围绕。

吻由轻啄转为浓烈,过了许久的场终于结束了这个吻,看着眼前因氧气不足而喘息的人,心情愉快。比起不小心错过了的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他更在意这个。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番茄粗眉毛 | Powered by LOFTER